陈律师:+86-21-5466-5326
Previous Next

刑事辩护

时间:2020-07-23

法律援助是一项扶助贫弱、保障社会弱势群体合法权益的社会公益事业,同时也是中国实践依法治国方略,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重要举措。如今,越来越多的律师加入到法律援助的队伍里来,其中不乏海归的身影。

王东旭:法律援助是人权的保障在日本久留米大学学了6年法律的王东旭,回国时曾犹豫过自己的职业选择。“我周围有一些也在日本学习法律的同学,很多回国后进入金融行业工作。”然而,成为律师是自己一直以来的梦想,虽然工作可能会更辛苦。2015年回国后,他还是通过司法考试,圆了律师梦。

“法律援助是人权的保障。”王东旭说。在他接触第一个法律援助案件时,对这句话有了更深刻的体会。

王某、李某是聋哑人,2018年2月在山西太原某饭店吃饭后准备结账时, 发现手机没电、自己又无现金,饭店老板遂提供充电器,然而手机开机后又再次关机。因付款问题双方交流不畅,李某情绪激动与老板发生推搡,随后被店里客人拉开,王某则出店借钱付账。在此期间,李某情绪更加激动,从前台拿了啤酒瓶摔在了桌子上,不小心把自己手划伤了。王某返回饭店后结清账款,并在纸上写了“ 对不起” 递给老板, 以表歉意,老板在纸条上回复“没事,都回家睡觉吧”。

二人离开饭店后,王某在路上发现李某手臂受伤, 李某没有过多解释,只是用手指向饭店,王某误以为是饭店老板将李某打伤,遂又返回饭店,用手语质问老板情况,双方再次陷入交流障碍。王某情绪激动,与李某对老板进行殴打,民警在接到服务员报警后赶来,欲制止殴打行为,王某、李某拒不配合民警执法,并将警察推倒在地,二人因寻衅滋事被刑事拘留。

王东旭等律师是王某的辩护人,依法为其提供法律援助。接到委托后,他们第一时间联系了聋哑学校的老师,和老师一起去见王某,了解案情。

王东旭了解到,王某主观上并无恶意,但由于沟通交流不畅,加之客观上自身就业困难等问题,生活中遇到被歧视、嘲讽等情况,对人有较强的不信任感。而强烈的自尊心,又使得他们有时将他人的一些正常行为,误以为是针对他们的不友善行为,这也是王某、李某情绪激动的重要原因。

王东旭认为,此案件的发生实际是由一系列误会造成的。基于这一点,王东旭与同事调整辩护思路,认为惩罚只能作为一种手段,教育与预防才是最终目的。最终,法官采纳了他们的意见,王某的妨害公务罪被缓期执行。

这个案子让王东旭感受到了社会各个群体的复杂性,他意识到,有些群体并不被人了解和理解,他希望自己能多去听听他们的声音。“我很愿意将来成为一名公益律师,为弱小群体发声,用法律帮助更多的人。”王东旭说,“通过法律,其实能够找到一条人与人之间、人与社会之间的矛盾解决之道。”

在韩国中央大学留学5年学习公共设计,回国后成了一名执业律师,对张子鸣来说,设计是终身的爱好,法律是终身的责任。在张子鸣的家里,太爷爷退伍之后从事政法事业、爷爷从事公安工作、父亲从事刑事检察工作,从小耳濡目染的熏陶,让张子鸣很小便确定了职业志向。

刚从业一年左右,张子鸣就遇到了一件让他至今记忆犹新的法律援助案件——两位七旬老人在女儿意外去世后,其应得赔偿被女婿私吞。

那是2017年的一天早晨,两位老人来到律所咨询,负责解答的便是张子鸣,考虑到老人的经济能力有限,难以负担律师费用,张子鸣主动向律所申请,按照法律援助的标准为两位老人提供法律服务,帮助他们维护合法权益。

“原本白发人送黑发人就非常令人惋惜了,两位老人还要面对复杂的诉讼,太让人心疼了。”谈到决定帮助老人的原因时张子鸣说。此案中,两位老人的女儿原本是一位年轻有为的创业者,在健身房游泳时不慎溺水身亡,之后,女婿代表两位老人进行了诉讼和理赔工作,但却在拿到赔偿款后将其中两位老人的赡养费和死亡赔偿金据为己有,以偿还他生意上的借款,老人因此失去了所有应得赔偿。

接受委托后,张子鸣在立案的同时申请了对其女婿的财产保全,查封其银行账户,考虑到庭审过程可能对老人的精神带来刺激,张子鸣并没有建议老人参与庭审,在经过两次开庭后,老人的诉求得到了法院的全部支持。

案件进入执行阶段后,依然有20多万元的剩余款项未被追回,张子鸣经过多方查找,终于在外地找到了其女婿名下的一套公寓,联系法院进行查封,使得老人拿到剩余的赔偿款有了希望。

诉讼结束后,两位老人对张子鸣的付出感动不已,然而,就连一起吃饭以示感谢的邀请也被他谢绝了。“维护委托人的合法权益本来就是我的职责。”张子鸣说。为老人追回应得赔偿,至少给他们今后的晚年生活带来了一些保障。

在线咨询

在线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