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律师:+86-21-5466-5326
Previous Next

刑事辩护

时间:2020-06-03

2020年4月30日,北京高院下发民事裁定书,驳回了萧某的再审申请。至此,北京拆迁男王某与荷兰空姐萧某的百万元彩礼纠纷,历经三级法院三场官司之后,终于一锤定音,尘埃落定。

萧某,女,1981年生,荷兰皇家航空公司乘务员,乘务员,就是空姐,而空姐,是美貌、气质、高贵的代名词。

2014年10月,王某和萧某通过某婚介网络相识,王某坚称次月,即11月,双方就确立了恋爱关系,而萧某称3个月后,即2015年1月,双方第一次见面并确认了恋爱关系。

这都不要紧,感情的事,能说得那么一是一,二是二么?恋爱又没有规范的公式和标准可以认定,是牵了手算恋爱,还是亲了嘴算恋爱,或者双方互相说了一句“我爱你”就算恋爱了?

2014年12月,给付3.5万元;2015年1月,给付5千元;2015年2月,给付4万元;2015年3月,给付2万元;2015年4月,给付2.1万元;2015年5月,给付100.5351万元,其中5月14日,给付100万元,其余为购买三张机票的款项;2015年8月,给付2万元;2015年9月,给付3万元;2015年10月,给付1.5万元;2015年11月,给付3.06万元;2015年12月,给付2.8万元;2016年1月,给付1.9万元;2016年2月,给付2.8554万元;2016年3月,给付1666元;2016年4月,给付3000元;2016年5月,给付1万元;2017年1月,给付1834元(520元和1314元);2017年7月,给付16.5万元;2018年11月,给付5000元。

最多的一次,给了100多万,最少的一次,也有3000元。当然,都是男方给付给女方,这是天经地义的。五年间,王某通过银行转账、微信支付等方式共给付萧某共计1484005元。北京暴富拆迁男与荷兰气质乘务员的恋爱方式,真让平民百姓大开眼界,就好像仰望星空,围观猪悟能与嫦娥姐姐谈恋爱。

但是,有魅力有气质有光芒的成功美女,怎么可能被小小的金钱捆绑住呢?何况是一个拆迁男?所谓一花独放不是春,众星捧月花更香,完美的美女就不应该有片刻的寂寞。

王某向法院表示,2015年情人节的第二天,他在机场发现萧某与另一男子很亲密,王某还表示,从2015年8月开始,萧某已实际与他人同居。但萧某并没有反对,称在2015年8月,双方已正式分手,不关他的事了。

但为什么在王某一次性给了她100万元的3个月后,她却突然与他人上床并同居,且认为从此分手了呢?自认为的“分手”之后,她还不断地接受王某的金钱给付,有时一次就收了男方16万元,这是为什么呢?

而且,王某既然已经知道萧某已经经常跟他人上床,为何还经常打钱给萧某?空姐的魅力,已经到了令男人不在乎她的正在同时拥有了吗?

要说王某傻,那就太简单化,脸谱化了。空姐的精明之处,还在于深谙交往之道——“欲先取之,必先予之”,有来有往才能钓大鱼。

据法院审理查明:“在王某给付萧某上述款项的同时,萧某退还了王某部分款项共计575459元,其中2014年12月退还了6000元,2015年9月28日退还了2000元,2016年2月至10月共计退还了401460元,2017年1月至9月共计退还了160999元,2018年11月30日退还了5000元。”

法院的用词就是准确客观,不用馈赠等带有感情的词,而用“给付”、“退还”等冷冰冰的市场交换用语,是在暗示着什么吗?实际上,在这些金钱的你来我往中,饱含着多少火辣辣的男女恋情、人间温情、异性柔情!

但撕破脸,摆到法律的台面上,用证据说话,萧某收支相抵,实际上只收获了908546元的真金白银,四年恋情,每年收入不到30万元,这也能算过分吗?培训一个空姐,我容易吗?这公平吗?

所以,一审法院北京通州区法院支持了萧某的抗辩,驳回了王某请求判令萧某返还婚约财产908546元的诉讼请求。理由也很简单,萧某并不明确知道这些给付是以结婚为目的,所以,这是普通的赠予,不是彩礼,不是婚约财产,所以,不用归还!

因而,王某深深地不服啊,这可是拆迁款,等于是吃祖宗饭,白白地给吃青春饭的她给吃了,这公平吗?要知道,2014年他们在婚介网上相识时,男的已经42岁,女的已经33岁了,这个时候,不谈婚论嫁,难道还是民间暗流汹涌的“约P”?四年长跑,无奈分手之时,王某已经46岁,萧某37岁,还不知道要结婚?这是二次元的世界吗?

所以,官司打到了北京三中院,该院于2019年7月判决撤销一审判决,萧某返还王某婚约财产908546元。

在电子证据!二审法院认可了双方微信聊天的证据,里面双方曾提及了结婚的事宜,萧某还承诺过把婚房和钱退还给王某!什么,还有婚房?北京的房子可是很贵的啊。

所以说,证据为王!电子证据原来的证明效力是很低的,因为它前后背景不清楚,也容易伪造,容易断章取义。但随着立法和司法实践的发展,法院开始有条件的认可微信聊天等电子证据了。

但萧某不服啊,如果按照二审的判决,白天鹅空姐四年的宝贵青春,岂不是让这个癞蛤蟆给白玩了?要知道,通过一审法院的判决书,可以发现,现在男女交往双方的金钱和财物往来,有两种性质:

如果是为了结婚,而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解释(二)》第十条规定的:“当事人请求返还按照习俗给付的彩礼的,如果查明属于以下情形,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一)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二)双方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但确未共同生活的;(三)婚前给付并导致给付人生活困难的。”条件,是可以退还的。

那关键就变成了:什么叫追求?什么叫以结婚为目的?追求的目的,难道不是为了结婚,而是为了聊聊天,学学英语,共同进步?撕破脸皮说了吧,如果只是为了发生性关系,这些钱,都是不用退的,毕竟,人家的青春是很宝贵的。

本来,按照中国的法律制度,两审终审,这案子就算一锤定音了,不能再翻盘。但空姐不服气啊:宝贵的青春怎么可能这样白白浪费?我本来就不是打算结婚的!

萧某申请再审最主要的理由,是男方给付的100万元不是彩礼,仅是生日礼物,属于普通赠与;其次的理由,是女方退还的57万元,不应该在148万元里面扣除。

这就有点狗急跳墙,饥不择食的味道了。像我们这种没坐过飞机的人也知道,她的生日是7月15日,而这100万元是5月14日给付的,难道由于飞机速度快,空姐的生日要提前两个月过?第二个,男方给的另外48万元不算钱?这100万元才算钱?可见,这是萧某的最后底线,即使要退钱,也是退这100万元,除去57万元,最多还要退43万元,那48万元是不用退的。

“本案焦点问题是涉案100万元的性质是否属于婚约财产。根据查明的事实和在案证据,可以看出萧某与王某双方相识于婚介网,说明双方均是想通过该婚介网找到婚姻关系中的另一半,之后确立了恋爱关系,在恋爱期间双方谈到了领证、买房的事宜;在恋爱关系确立后双方的交往中,萧某并未向王某提出终止恋爱关系;从王某给萧某给付金额情况看,王某之前给付萧某几千元、几万元数额不等,但谈及结婚、买房事宜时,于2015年5月14日当天王某给付金额达到100万元,与前面几个月的给付金额相差巨大。从上述事实看,在双方已经建立正常恋爱关系,萧某亦没有终止恋爱关系的意思表示的情况下,从常理讲,王某给付萧某100万元大额钱款时是考虑到萧某有可能成为其妻子的情况下作出的,是基于双方特殊的恋爱关系,故应视为以缔结婚姻关系为条件的赠与为宜,不应认定为普通赠与。本案中,双方在聊天中也有提及彩礼,说明二人早于给付100万元之前已有结婚的打算,2015年5月14日进行了转款,故该笔款项的转款时间与上述买房、领证的对话相互印证,该笔100万元转款的性质应为以缔结婚姻关系为条件的赠与,属于彩礼即婚约财产的一种。”

如果她不要放长线钓大鱼,不“回赠”这57万元,那她可以合法地得到48万元,因为那48万元不属于彩礼,而是平时断断续续的赠予!彩礼不可能分期按月给的,而且也不可能每次给之前都说一句:“这是为了结婚才给的!”不是彩礼,所以不用还。

如果她不是那么心急,要和别的男人同居,而是与他先领一个结婚证,哪怕是睡三天也好,再以感情不和为由去离婚,那么,连这90万元也不用还了。

如果他起诉她归还100万元,那么,他不仅可以美美地“占有”她四年的青春,还可以白白地赚她10万元。判决书里已经有这样的暗示了。

最后,忍不住再八卦一句,萧某其实是河北人,至于怎么成为荷兰空姐的,可能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在线咨询

在线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