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律师:+86-21-5466-5326
Previous Next

刑事辩护

时间:2020-05-01

劳动者完成律师委托后,通常会问律师是否需要自己出庭。律师出于礼貌一般不会直接说劳动者不要出庭,往往会说“非法庭必要,您可以不出庭”。有的劳动者可能会认为,这下省心了,之后的事情全交给律师就可以了。有的劳动者则并不这么想,律师办理案件本身也需要监督,律师对案情的了解肯定不如自己,参加开庭肯定是必须的。

于是有的劳动者就有了对律师这样的回话:“涉及案件事实的事情,我来应对,涉及法律方面的事情您来处理,我们密切配合,打赢这场官司。”

上述对话看似完美,实际效果却往往并不完美。笔者曾经亲眼看到一个律师和劳动者从法庭出来后,律师非常生气的“训斥”劳动者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劳动者则一脸无辜的嘟囔着“是吗,我以为……”所谓的密切配合,很多时候不过是开庭后的一场争吵或者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训斥”。为什么会这样?

劳动者开庭时为了自己的利益争取权益,其出发点肯定是没有问题的,问题出在哪里?产生上述不理想后果的原因来自于两个方面:1.劳动者不了解法律程序和事实涉及的案件焦点问题;2.劳动者当庭做出非理性的决定且并不理解可能产生的不利后果。

有人认为,劳动者不了解法律程序,律师完全应该在开庭前对劳动者进行事先讲解,庭审中进行提示。至于事实的问题,劳动者本来就应该将所知的案件全部情况告知法院,难道要让律师指导劳动者违法么?

提出上述观点的人一般参加庭审较少,或者并不理解庭审程序的多变性的特点。律师虽然在开庭之前可以对劳动者做适当的提示,甚至是进行必要的庭前培训,但是这些都不足以防范劳动者庭审时做出不当表现的风险。因为不要说普通劳动者,就是普通的专业律师在庭审时也需要对很多问题做慎重考虑后再发言。即便如此,有时也会留给对方当事人某些漏洞,更不要说普通劳动者了。

至于关于事实的阐述问题,已经有相关证据进行证明,除非庭审时劳动仲裁委员会或者法院做特别要求,一般不需要劳动者再就相关事实做重复陈述。而劳动者口头陈述的事实由于不如书面语言严谨,在表述中多少都会出现某些瑕疵。这些瑕疵一旦涉及案件的焦点问题将给劳动者的能否胜诉带来较大影响。

劳动者在庭审时容易情绪化是实务中的常见现象。因为劳动者是案件的当事人,尤其在用人单位庭审中所述情形与事实完全不符时,或者用人单位作出较大让步时都可能调起劳动者的情绪化心理。其中前者可能导致劳动者当庭变更劳动仲裁申请,或者要求非法律所能支持的要求;后者可能导致劳动者作出对自己并不有利于的决定。

虽然律师在劳动者作出上述情绪化的决定时,可以提醒劳动者相关风险,但是不是所有的劳动者都具有可以在不良情绪产生下仍能听取别人意见的性格。当然,有人会说,不管怎样,这个决定是劳动者自己做出的,他自行承担后果也是应该的。

但问题的关键是,劳动者在走出法庭后,一旦清醒过来,对自己在法庭上的不当做法,可能并不是去自责或者勇于接受,而是开始抱怨律师没有提醒或者提醒的不够。有的劳动者甚至会让律师申请对庭上某项意见的撤回。但实际上不是所有的庭审表达都可以撤回的,劳动者自食苦果后找谁去抱怨都不再有意义。

笔者认为,律师和劳动者出庭不是不可以操作,在必要情况下双方做好庭前沟通,服从代理律师的安排,也可以实现。这里再次强调:在开庭之前律师和劳动者要务必做好提前沟通。庭审中劳动者即将涉及的相关事实的表述,劳动者要结合案件情况,反复揣摩,与律师做深入沟通。其中涉及的法律问题也要尽可能掌握。

劳动者不要认为,有律师在,法律问题归代理律师对接,自己就不再了解。须知所有的法律判断都是基于案件事实作出的,如果劳动者在案件事实部分“失守”,则代理律师的庭审代理意见无可用之地。

其实从律师工作监督的角度而言,劳动者不一定非要用陪同律师出庭的方式监督律师工作。而且说实话,很多劳动者即便在现场也看不出律师哪些表现很优秀,哪方面表现不足。委托律师办理案件本来就是一种信用委托。

对于庭审工作而言,劳动者可以通过分析律师操作方案、复印庭审笔录、裁判文书对案件的分析等方式审查律师工作质量。陪伴律师出庭不仅可能无法获得真实结论,如果自己“喧宾夺主”还可能最终败诉后分不清究竟是律师的责任,还是自己的原因。

在线咨询

在线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