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律师:+86-21-5466-5326
Previous Next

社会法制

时间:2020-04-12

在安徽合肥,钟磊再次迎来了人生转折——他通过首届法律职业资格考试后,在律所的实习期也刚结束,实习考核通过后就会成为一名正式的执业律师。

在此之前,他在老家临泉县里的酒厂做了五年销售,后来又到了一家世界五百强的外资企业做销售。2013年,钟磊离职去天津,和弟弟一起经营集装箱货运车队。他准备参加法考时,已经有了两个女儿,家庭美满,事业也算小有成就。

他的很多同学感觉励志,也感觉意外,“你日子过得也不差,为什么要发狠转行做律师?”

2015年3月,他父亲因涉嫌诈骗罪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2018年8月,第一次被一审法院以诈骗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零七个月。然后是上诉,二审发回重审后,2019年12月,一审法院以诈骗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零三个月。

只是,从公安机关立案至今,五年多来,他父亲一直没有被批捕羁押,甚至当初被网上追逃时,都能去单位上班,目前仍是“监视居住”状态。在钟磊看来,这合乎程序,但也比较罕见,因“他们可能也在摇摆”。

4月3日,安徽临泉县公安局一名办案人员告诉潇湘晨报记者,“我们公安机关办案是客观公正的,没问题的,并且法院也已判决。只是他家人可能还有异议。早前有网上追逃,没有关押,是因疾病问题取保,更羁押方式。伪造发票问题也查清了,只是具体细节他还不交代,也是案件的一个瑕疵,最后判决也是认定是他伪造的。”

2018年,钟磊首次参加法律职业资格考试,当年11月查询成绩,过了。他身材中等,脸微胖,回忆起通过司法考试,仍止不住高兴。

法律职业资格考试之前被称为司法考试,也被学法律的学生戏称为“天下第一考”,很多人考了好几次才通过,实在考不过最后放弃的人也屡见不鲜。

而对于自学法律备考的人,司法考试更是难上加难,除了需要定下心看庞大的教材资料,还要有足够清晰的思维分析一个案件的来龙去脉,和熟读律法并将其运用到案件中。

他在酒厂做过销售、在麦德龙做过客户经理,最后和弟弟在天津共同经营一个车队,他负责车队的人员和账务的管理,收入在当地算过得去,他有两个女儿,生活美满,犯不着突发奇想去学习律法。

早前,他对律师这个行业也谈不上多热爱,对律师的认知和大众差不多,就是通过看律政剧等电视节目,知道他们是帮人打官司的。

事情要从一个窑厂说起。钟磊父亲和两个人合伙建了个窑厂,地点在临泉县张新镇,总投资五六百万,窑厂盈亏不定,在合作期间,父亲和一个叫钟某广的合伙人一直纠纷不断,合作得并不愉快。

钟磊解释说,他父亲是供电公司的基层员工,负责辖区内农村个人用户用电的维护,父亲告诉他,窑厂属于企业用电用户,自己不曾代收过窑厂的电费。

在解决钟某广投诉的过程中,供电公司的领导曾对他父亲说,你想办法先把钟某广手上的发票拿回来,其余的事情,供电公司再内部调查解决。

尽管不觉得父亲有错,但本着息事宁人的态度,钟磊找钟某广“私了”多“收”电费的事,最后花10万块钱从钟某广手上“买”到了发票,并同意把父亲在窑厂的股份以90万的价格转让给钟某广,钟某广两年内分期付清。

没想到双方签了协议“私了”后,钟某广去公安机关报案了,说供电公司的职工多收了他“个人”窑厂的电费。而且原先约定的90万窑厂股份转让费,钟某广也没有如约支付。

这个时候钟某广和钟磊达成共识,钟某广去撤案,钟磊不再继续反映。然而最终案子并没有撤下来,2017年6月份,该案件被公安机关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

自从父亲被牵扯进刑事案件,钟磊除了委托律师为父亲辩护外,为了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他自己也开始在网上查询学习法律知识。

看得多了,钟磊对法律越来越有兴趣,最终,为了父亲的事,他下定决心自学法律参加司法考试,想要成为一名律师。

2018年4月份,钟磊正式报了北京一所大学的网络班,开始系统的学习法律知识,该网课在合肥有一个分校,可以自由选择去学校学习与否。

他每天上午忙车队的事情,下午去学校学习,从傍晚开始就没有什么工作上的事情打扰,钟磊认为自己傍晚之后的学习效率很高,往往看到半夜两三点,经常看书看得舍不得合上。

报名网络班的人本来就少,来学校学习的就更少了,偌大的教室里往往只有五六个人,每天和钟磊一样雷打不动来学习的只有一个小女生。

学习内容包括看教材,写习题册,看网上教学视频等。教材分各个部门法,刑法、民法、刑诉法等,光是正式的教材就有七八本,练习题也有七八本,教学视频更是不胜其数。

每每看到一个案例,钟磊脑海中就想以后如果自己是律师,该怎么去处理。遇到一些疑似诈骗罪、职务侵占罪等和父亲案件有关的案件,他就会更加专注,看得多了,往往就融会贯通,举一反三。

“学得不算吃力,可能是因为合适吧。”钟磊笑着说,曾有同学调侃他,如果上网课的劲头放在高中那会儿,大学不是清华就是北大。

有人问过钟磊为什么这么拼命,他说:“这是求生的欲望,我学习法律是为了弄清楚我父亲的事到底该不该被判有罪,就是奔着这个目的去的。”

而让钟磊十分庆幸的是,家人很支持他,家里的事情全靠妻子一人操劳,让他得以全身心投入学习。

考完选择题,钟磊整个人都是懵的,他有点拿不准自己考得好不好,但既然已经开始了,“就算今年不过,明年再考嘛。”

所幸,钟磊顺利通过选择题,开始准备主观题。“主观题有一道题,和我父亲的案子很类似,我答题的时候一气呵成。”

钟磊记得十分清楚,那道题讲的是两个人吃大排档发生冲突,一个人用板凳敲了另一个人,伤人者跑了,在场的第三个人将受伤的人送去医院,但是送到医院停车场的时候怕担责,留下伤者跑了,最终伤者死亡,问第三个人有没有责任。

“我从证据、线索等去分析,根据检验报告,也查不明他是什么时候死的,不能充分证明是因为第三人把伤者留在停车场死的,很多都是间接证据,没有直接证据,有一个说法是‘疑罪从无’,其次,司法不能违背常情常理,他很符合这个。

我最后收尾的时候还写了,即便证据充足,但是这个人把他送到停车场,他本身是出于帮助人的行为,没有社会危害性,不能说我把人送到了医院的停车场,人得不到抢救,还追究我的责任,那干脆一开始我连医院停车场都不送,这个若定罪有悖人之常情。”钟磊聊起案件时眼里有光,滔滔不绝。

他还聊到了许多在考卷里看到的奇葩案例,回去后和大家在群里讨论,比如从楼上掉下来一只狗把人砸死了,而这只狗是楼主人朋友的,谁应该对死者负责,以及汽修工在高速公路上洒钉子是否构成犯罪等。

钟磊说,刚开始会觉得这些事情太离奇了,但现在接触律师行业久了就会发现,生活中还有更离奇的。他挺享受这种一起讨论的氛围,这和此前的人生很不一样,而这种生活于他而言,很有吸引力。

到了11月底,钟磊查询主观题成绩,发现竟然以124分的成绩一次性就通过了法考。这大大鼓励了他,亦让他更坚定在这条路上走下去。

在钟磊的整个律师生涯中,他碰到了一个对他影响很大的人,那便是北京某某律师事务所合肥分所的胡瑾律师。

去年1月份,钟磊因为父亲的事情,加了很多律师的微信,从这位胡律师微信朋友圈里得知,他家附近有一个有名的律所要举办一个“畅想刑事辩护的春天”的座谈会,他便联系胡律师报名参加。

会议中,胡律师组织大家谈话,可能很多都是年轻律师,话筒传来传去没人说,传到钟磊这儿的时候,胡律师说:“做律师的,应该珍惜每一次说话的机会。”

钟磊表示,自己当时也就不顾了,“我也三十多岁了,有什么怕的?”于是拿起话筒说了几句,聊了他对刑事辩护的一些看法。

会议结束后,钟磊去找正好刚转入这家律所工作的一个朋友闲聊,胡律师走了过来,问他:“你说你想当律师,来我们这儿实习,是不是真心的?”

钟磊说是真的,并且和胡律师说了父亲的事,胡律师听罢说:“你父亲的事情总有一天会结束的,会不会结束之后你就没兴趣了,不做这一行了?”

钟磊当时就表示不会的,他现在已经非常热爱这个行业了,想成为一名律师。胡律师说:“行,你以后跟着我吧。你什么时候能来?”

“您只要愿意带我,我明天就来。”胡律师今年50多岁,从事律师行业20余年,在安徽刑事辩护律师圈内是有名气的前辈,能得到他的认可,钟磊很高兴。后来胡律师告诉钟磊,他看上钟磊身上做事踏实,有悟性,很勤奋的闪光点。

从那之后,钟磊就开始在律所工作,做了3个月的律师助理,实习证下来后,正式成为实习律师,刚巧碰到律协和法院联合搞的一个“促进法律共同体建设,共建青年律师实践基地”的试点,于是他又积极报名,成了安徽首批在法院做法官助理的实习律师。这三个月的实习经历给他最大的感觉是法院确实是案多人少的矛盾突出,体制内的年轻人也很有法律素养、法律担当,他们对当前法治建设也有一些见解,希望能推动法治不断向前。

在这近一年的实习过程中,钟磊开始接触到各种各样的案件,对律师这个职业的认识更加深刻,这也更加坚定了他成为一个专职律师的决心。

改行之前,就让钟磊颇为意外的是,因为自己为了父亲的事情,在这行接触得多了,村上的人都觉得他更懂法律,碰上什么事都喜欢来咨询他,而他也很乐意为他们解答。

2018年钟磊父亲的案子第一次一审开庭审理后,被以诈骗罪判了4年7个月。他父亲提出上诉,发回重审后因为一审法院认定的诈骗金额减少,改判3年3个月。

他在年初时把自己的经历、父亲的案子发到网上给更多人看,让大家一起探讨事情的真相。

“也有人说这是‘舆论绑架司法’。我一开始是不愿意发的,因为我本身就很抵触‘舆论绑架司法’,但是后来我意识到,舆论是绑架不了司法的。”

钟磊说,他和很多人讨论了这个案件,大部分人都主张他父亲无罪,而是应该属于合伙经济纠纷,就算退一万步讲,该案件也不应该定性为诈骗案,窑厂有他父亲自己的一份,哪能自己诈骗自己啊?

相信父亲为人的钟磊始终认为父亲是清白的。“我父亲在供电公司上班这么多年,多次被评为先进工作者,家里面的荣誉证书都是一摞一摞的。他就是太热爱自己的工作,也不想因为自己的私事被投诉到单位影响到工作。”

当然,按照法律规定,钟磊作为这个案件的证人,没有办法亲自为父亲辩护,他觉得自己去学习法律这件事,更多的是给家里人一种精神上的鼓励和安慰,也增进了父子关系。

“之前我父亲和弟弟他们都不主张和钟某广协商,说早不理他就好了。但我觉得还是这样依法处理最好吧,而不是粗暴解决。而且,正是因为这件事情,才把我‘磨砺’成一个律师。”

以前钟磊觉得律师是一个和自己八竿子打不着的职业,现在他已经不知不觉和律师有了几年的牵绊。

在律师这行接触得多了,钟磊发现自己真的非常热爱律师这个行业,他最想成为一名刑事辩护律师,为犯罪嫌疑人争取应得的合法权益,帮助被告人获得应有的救赎。

在线咨询

在线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