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律师:+86-21-5466-5326
Previous Next

劳动仲裁

时间:2020-03-17

2018年3月26日,高云翔案在澳大利亚发生。这个案件一拖再拖,直到现在还没有最终判决。案件在不断重审,无法结案中,不断消磨着当事人的时间。目前看来,高云翔案件重审即将迎来最后的结果。3月13日是庭审第15天,高云翔的律师将继续完成结案陈词。陪审团将会进行商讨并推选出代表一名,来宣布商量的结果。商量结果将在下周每天下午三点半公布,若当天没有结果,则将第二天继续商量。

但是,在曾先森看来,高云翔即使胜利了,被判无罪了,他的职业生涯也几乎跌入万丈深渊。以前,当演员积累下的人脉,人品以及钱财早已经消失。更无奈的事情是,在这次案件发生后不到一年时间,2019年7月16日,老婆董璇正式和他离婚。从事业上,从家庭上这两方面,高云翔都大受打击。

在昨天,高云翔的律师在做结案陈词中强调,女当事人谎话连篇,她为了应对丈夫的愤怒,故意编撰了王晶与高云翔性侵自己的故事。女当事人曾告诉澳洲同事,要送醉酒的王和高回酒店房间,但后面又和医生说,高云翔是王晶打电话叫到房间内,这严重的前后矛盾,其实就是谎言。

高云翔律师点出,女当事人手机中留有自己与高云翔的合影并未删除,她告诉警察自己在案发后没有碰过手机。但她却在事后删除了自己邀请王晶吃饭的聊天内容,如果没碰过手机,她又是如何做到的,所以她说谎了。据现场的媒体记者透露,高云翔律师边总结陈词,边观察陪审团成员的反应,看得出来这位律师可是相当的专业。

在上一次庭审的结案陈词中,高云翔律师可是逐一揭露女当事人说谎的事实。他指出的女当事人描述前后矛盾,此前她声称在脖子上痕迹后被丈夫发现。但她在离开王晶房间后在电梯中检查时,脖子是露出的,她本人也没看到,如果她是检查,这就是很奇怪了。同时,高云翔律师也对检方提供证人提出了质疑,其中包括给女当事人检查身体医生与从事调查的警方的人员,警员的行为完全是违规,医生配合,才构成了检方起诉所需的案件。

目前案件的审理还在继续中,高云翔与王晶是否有罪还需要陪审团的商定,是否会出现如同上一次的庭审一样的结果,这个可能性应该不会太高。若真是如此的话,那高云翔与王晶的案件可就有再度推翻重审,想来这也不是法官希望看到。当事人之一高云翔,为了自证清白可是花费了不少金钱,高云翔每次出庭都是两到三位律师陪同高云翔每天的律师费就要10几万元。在上一次庭审中,前后持续了26天,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高云翔的律师费就已经花费了360万。如今最大的反转在于,因为新的证据越来越多。如果分析到当时的具体细节的话,法院甚至怀疑从一开始女方就有撒谎嫌疑。在重审过去的第18天里,高云翔和王晶的案子发生了本质上的转变。

最终的结案证词将会是:女方自愿与两人发生关系!反倒是在15审到18审期间,女当事人在面对法官视频问话时,出现了不便回应,不方便回应,忘记了这些字里。而且录像资料里面的反复性提问,女当事人更是答不出一个结果。也就是说到了结案陈词要公布的时候,女当事人的反应却有很大差别。

而高云翔和王晶方面的律师也是公布出结果:女方是自愿与两人发生关系!没有否认掉发生了性关系,也没有否认掉当晚的确是在酒店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具体的男女方面的事情,高云翔和王晶的律师提出了结果,那就是重在自愿两个字上面。

当下高云翔与王晶的案子已经是处于寻找罪名的阶段。结案最后陈词方面,女当事人似乎是在故意遗忘什么细节,甚至也没有给出一个原因。

而当庭法官已经多次指出她已经是一个36岁的已婚妇人,应该是懂得自己不想做的事情,当晚会做出成年人该有的反应。

只是,若这一切都是真的话,高云翔究竟冤枉不冤枉?即便高云翔并没有强迫女当事人,没有构成犯罪的行为,但关系还是实打实的确切发生了。所以即便高云翔无罪,究竟能不能被国内大众原谅,在曾先森看来很难。

在线咨询

在线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