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律师:+86-21-5466-5326
Previous Next

劳动仲裁

时间:2020-06-08

关于金钏投井的缘由,贾环告诉贾政说:“宝玉哥哥前日在太太屋里拉着太太的丫头金钏儿强奸不遂,打了一顿。那金钏儿便赌气投井死了。”

这话之中当然有一定造谣的成分,但是金钏确实是因宝玉而死的,金钏并没有主动去招惹宝玉,是宝玉前来强行调戏。再说宝玉在自己母亲面前公开地对她的丫环进行调戏,这按当时的道德规范来说无疑又加层罪责。更为可恨的是,当王夫人打了金钏,并坚持要将她赶出贾府的时候,只要贾宝玉站出来向王夫人求情,王夫人肯定会改变主意。然而贾宝玉却像兔子一样逃之天天,致使金钏走投无路,最后只得选择投井自尽。

对于金钏的投井自杀,人们大多怪罪王夫人,因为王夫人打了金钏,就连王夫人自己也如此自责。其实这是在为贾宝玉开脱罪责。因为贾宝玉的所作所为并非正当的谈情说爱,宝玉的这种行为按当时的律条叫“淫婢”,按现在的法律叫“性骚扰”。他的这种“性骚扰”行为,轻者属于道德缺失,重者则属于违法犯罪。

其实,宝玉此类“性骚扰”行为在《红楼梦》中不胜枚举。袭人曾经向宝玉提出了三个要求,她在提出了前两个条件之后,又郑重地说道:“还有更要紧的一件,再不许吃人嘴上擦的胭脂了,与那爱红的毛病儿。”可见贾宝玉早已是吃人嘴上胭脂(实为性骚扰)的“专业户”了。(第十九回)

一次,宝玉见紫鹃“一面见他穿着弹墨绫薄棉袄,外面只穿着青缎夹背心,宝玉便伸手向他身上摸了一摸”。紫鹃当即生气地说:“从此咱们只可说话,别动手动脚的。一年大二年小的,叫人看着不尊重。”(第五十七回)

还有,贾宝玉见“鸳鸯穿着水红绫子袄儿,青缎子背心,束着白绉绸汗巾儿,脸向那边低着头看针线,脖子上戴着花领子”,便立即产生了某种冲动,于是情不自禁地“把脸凑在他脖项上,闻那香油气,不住用手摩挲”,这还不满足,紧接着他又得寸进尺地“猴上身去,涎皮笑道:‘好姐姐,把你嘴上的胭脂赏我吃了罢。’一面说着,一面扭股糖似的黏在身上。(第二十四回)”

鸳鸯是贾母的贴身丫环,宝玉不但敢淫辱母婢,还敢淫辱祖母的婢女,这真是越发的胆大妄为。他早在梦游太虚幻境时便“把些邪魔招入膏肓了”(第五回),如今已到了无可救药的程度。

通过上面的分析不难看出,贾宝玉挨的这顿暴打并不冤枉,因为他已成为一个屡教不改的问题少年。他也不必去怀疑这个人告了他的状,憎恨那个人造了他的谣,要想不再挨打,最好的办法就是“从此可都改了罢”。(第三十四回)

在线咨询

在线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