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律师:+86-21-5466-5326
Previous Next

劳动仲裁

时间:2020-05-12

诉讼法中的不告不理原则,是指没有原告(人)的起诉,法院就不能进行审判。这可能是唯一一个通行于刑事诉讼、民事诉讼、行政诉讼这三大诉讼,但却在任何一个法律条款中均没有体现的一个原则。

不告不理原则拥有非常古老的历史,早在奴隶制的罗马诉讼中,法院就已经在践行不告不理。而中国也早在清朝时期,就已经有了不告不理原则的雏形。

这么神秘的一个原则,既然在所有法律条文中均没有体现,作为普通人而言,在民事法律关系中又怎么去理解不告不理的原则呢?

在民事法律关系当中,无论是物权也好、债权也好、人身权利也好,权利人都必须向人民法院起诉之后,法院才能运用自己的审判权定分止争。否则无论民事主体之间闹得多么凶猛、多么不可开交,只要民事主体没有向人民法院起诉,法院都只能做一个冷静的“旁观者”,真正做到了“观棋不语真君子”。

如果把人民法院的“不告不理”放入物理学的话,那么它就一举打破了运动物理学中“运动是绝对的,静止是相对的”这一人尽皆知、童叟无欺的定理。因为人民法院的审判权是绝对静止的,只有在权利人起诉之后才给它施加了一个力,才会变成相对的运动。所以对于法院的审判权而言:运动是相对的,静止才是绝对的。

人民法院的审判权就像是放在一个非常粗糙平面上的一辆小车一样,权利人推一推,它就动一动;权利人只要一放手,它就会立刻停在原地——就连惯性都是不适用于它的。

即使在权利人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之后,法院的做法也非常收敛,就像一只慵懒的猫咪一样,权利人主张了多少诉讼请求,法院就严格在主张的范围之内进行审判,不会多出一分一毫。

人民法院此时“不告不理”的做法倒十分符合“能量守恒定律”,权利人是能量的初始提供者,而法院所接收的能量绝对不会高于权利人所提供之能量。甚至为了更加符合能量在传递过程中绝对会存在消耗的实际情况,法院最终的审判结果往往会低于权利人诉讼请求中的“初始能量”。

人民法院此时的审判权就像是安放在沙漠之中的一台自动售货机一样,权利人作为“消费者”必须主动抉择自己所要购买的“商品”(诉讼请求)。权利人选择买一块压缩饼干,即使法院知道权利人还可以或应当再买一瓶矿泉水,也不能主动“吐”出一瓶水来。

不告不理原则从根源上讲是诉权的归属问题,即诉权是属于谁的,是属于民事主体,还是人民法院?

理解了诉权的归属,才能彻底理解不告不理原则的正当性。法律对民事权利的保护,不仅要保护民事主体的权利不被侵害,还要保护民事主体对自身权利的放弃。因为对自身权利的放弃,也是民事主体对自身权利的处分方式之一,而不告不理原则就是法律对这种“处分权利”进行保护的一种体现。

如果非要说民事主体的权利被漠视的话,那也只能说是民事主体对自己权利的漠视。民事主体运用诉权保护自身的物权、债权或人身权利,法律予以保护;民事主体放弃或部分放弃自身的权利,法律依旧予以保护;但如果是因为自身的原因遗忘、遗漏了自己的权利,却硬要说成是法律对自己权利的漠视,是不是有点不老合适?

对于人民法院的不告不理原则理解到最后,简单总结就是没有民事主体的起诉、上诉、申请等行为,人民法院不得主动为民事主体适用审判权;民事主体进行了起诉、上诉、申请等行为的,法院的审判权也只能以民事主体的请求为界,不能越雷池半步。

注:再次声明本文所探讨的“不告不理”原则仅限于民事法律关系范围内,刑事法律关系、行政法律关系因名词的不同、启动主体的不同等不宜放在同一篇幅内进行讨论。

在线咨询

在线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