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律师:+86-21-5466-5326
Previous Next

婚姻家庭

时间:2020-04-22

“每年的供地指标没问题,可以到省里去争取的,供地3000亩也可以考虑,地价也可以商量,可以算大账,政府可以靠后面的土地来赚钱,土地位置可以照顾你。”为让邵东邦盛置业有限公司法人刘国忠顺利回老家投资,原邵东县县委书记周国利对刘国忠特别热情,只要能让项目顺利落地,凡事皆可商量、考虑。

“还可以免收因调高容积率而应补交的土地出让金102.7万元。”对于该项目,原邵东县副县长金晚球也对刘国忠鼎力相助,而时任邵东县人民检察院检察长、邵东县优化经济发展环境工作领导小组成员、云南招商引资团成员陈青云也参与其中,成为该项目落地牵线搭桥的关键人物。

为了在项目引进、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违法返还土地出让金和契税等方面谋取不正当利益,刘国忠则多次送给上述三人现金和购物卡。

日前,经湘潭县人民法院一审审理,邵东邦盛置业有限公司犯单位行贿罪,判处罚金人民币一千三百万元;公司法人刘国忠犯单位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六百万元;其妻子孙梅香犯单位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四百万元。

“有没有意向到邵东投资,邵东县委县政府很有诚意,你原来提出的条件都可以商量,你可以回去再谈一次。”2009年12月,原邵东县人民检察院检察长陈青云出差昆明,与邵东邦盛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邦盛公司”)法定代表人刘国忠约在当地叙旧。饭后,陈青云热情地邀请刘国忠回老家“发财”。

陈青云系刘国忠妻子孙梅香表姐夫。当时,陈青云不仅是邵东县人民检察院检察长,还是邵东县优化经济发展环境工作领导小组成员,虽然他的工作职责没有招商引资这一项,但由于当时邵东的经济开发需要招商引资,每个单位都有招商任务,且考虑到和刘国忠有亲戚关系,便去云南昆明对刘国忠进行考察招商。

“一是地价,要按照成本价供地;二是供地面积,要3000亩;三是每年的供地数量,我想要每年供800-1000亩给我;四是土地的位置要好一点,靠马路多一点。”刘国忠希望周国利能提供便利。

“每年的供地指标没问题,可以到省里去争取的,供地3000亩也可以考虑,地价也可以商量,可以算大账,政府可以靠后面的土地来赚钱,土地位置可以照顾你。”周国利明朗地回复道。

“没有县委书记的同意,我是不可能和邵东县政府签协议拿到3000亩土地和另外的那些钱财的。”此后,为了感谢周国利在邵东邦盛凤凰城项目开发中,通过与邵东县政府签订协议,让刘国忠夫妇获得了巨额不当利益,夫妻两人决定每逢过年过节,都送一些现金和购物卡等财物给周国利,周国利全都予以收受。

“周国利离开邵东以后,我有什么事情找他帮忙,他能够给我帮助的,都会给我帮助。”2012年周国利任邵阳市委常委、副市长和市人大副主任后,为了方便办事,刘国忠还继续给周国利送财物。

据统计,2009年至2016年,为了使刘国忠在邵东县邦盛凤凰城项目引进、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违法返还土地出让金和契税等方面谋取不正当利益,刘国忠、孙梅香先后多次送给周国利现金、购物卡,折合人民币共计33万元。其中,孙梅香参与行贿17万元。

而据湖南新星会计师事务所会计鉴定:截至2017年12月31日,邵东邦盛公司从邵东县政府、邵东产业园处违规获得土地出让金返还款437072735.00元、契税20848156.80元,共计给国家造成457920891.80元土地出让收益流失。

环环相扣,步步相连。一把手为引资“从善如流”,副手为项目落定“顺势而为”。该县副县长金晚球就是推波助澜的一个关键人物。

2009年5月,刘国忠第一次见到金晚球,那时他是邵东县委常委、县委办主任兼生态产业园管委会主任。2010年4月,任邵东县委常委、副县长。

“要不平均一下算了,无论酒店用地还是住宅用地,前1500亩土地全部按照23.24万元每亩来计算,后1500亩土地按正常程序摘牌,政府将土地出让金的20%返还给你(以基础设施建设费的名义返回)。”金晚球也很直接地告诉刘国忠,并许诺还会将契税返还给他。

经几次商讨,周国利拍板决定该方案最终以23.24万每亩的价格低价出让了1000余亩的土地给刘国忠。

期间,金晚球也曾知晓刘国忠提出的一些条件对他有利,不太合理,但他还是没有提出明确的反对意见,全都按照周国利的要求积极推进了邦盛综合开发招商项目的签约落地。

“我在邵东县开发邵东邦盛凤凰城项目的征地拆迁、报建、土地出让金和契税返还等事情需要他关照,所以我要跟他搞好关系。”当时,刘国忠需要对3000亩土地做一个规划,为了方便行事,刘国忠和金晚球约定,经济往来主要在平时过年过节,送烟和购物卡等财物给他。

另外,从2010年到2014年,刘国忠还以邦盛凤凰城协调领导小组发补助的名义送了钱给金晚球,标准是每个月5000元。

最终,金晚球违法将邵东生态产业园3000亩国有土地使用权的部分出让金和契税给了邦盛公司。

一来二往,金晚球又帮忙把邦盛凤凰城容积率由3.5调整为3.58,同时还免收邦盛公司因调高容积率而应补交的土地出让金。

未想,金晚球的这一关照,就造成了配套的基础设施未按合同约定的时间完成,致使公共财产遭受重大损失。

2015年金晚球任邵阳市规划局局长之后,刘国忠还在继续送财物给他,共计送给金晚球现金、购物卡,折合人民币共计23.8万元,金晚球均没有予以退还。

时间线拨回最初,可以看出刘国忠与邵东县委县政府的“生意”并不是“一拍即合”的,其中最重要的搭线人就是任检察长的表姐夫陈青云了。

“这个项目周国利给了我很多优惠政策,打破了邵东原来的常规。”对于此次招商,陈青云多次参与其中,在招商过程中他代表县委县政府积极做着刘国忠的工作。刘国忠也多次通过陈青云约周国利吃饭,因为优惠政策多,他才和邵东县政府签订合同。

此后,只要刘国忠请周国利在长沙、邵阳吃饭时,陈青云都会一同参与,刘国忠也会赠送一些购物卡和现金给陈青云。

“想放些钱在你那里生息。”2012年9月,陈青云和刘国忠见面时,提出该想法。刘国忠表示应允,并回复道:“准备好了就告诉我。”

次月,一切准备就绪。刘国忠与孙梅香来到陈青云家中,借走了160万元,并约定其利息按照邵东的行情计算,“两年半翻番,也就是月息3.333%。”

临走前,陈青云告知刘国忠,“家里还囤着一些好酒,要不要一起捎上。”刘国忠和孙梅香两人听后便同意了,并允诺到时候折算成钱给他们。

“按你讲的为准。” 陈青云没有跟刘国忠客气,便再次提出以借条的形式,利息3.333%的标准计算,将该笔资金借给刘国忠。

但其实,刘国忠在陈青云家拿的酒总价值不到10万元,也就是说刘国忠、孙梅香送了90万元给陈青云。考虑到能回邵东投资赚钱,且陈青云在促进邵东邦盛凤凰城项目的发展起到了不小的作用,刘国忠夫妻就没过多计较。

三年后,陈青云提出按照“利滚利”的方式结算,这一算,260万元的本金,直接变成了810万。

案发后刘国忠、孙梅香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湘潭市监察委员会扣押刘国忠、孙梅香人民币3000万元,查封邵东邦盛置业有限公司12宗土地。

经湘潭县人民法院审理,邵东邦盛置业有限公司犯单位行贿罪,判处罚金人民币一千三百万元;刘国忠犯单位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六百万元;孙梅香犯单位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四百万元。

在线咨询

在线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