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律师:+86-21-5466-5326
Previous Next

婚姻家庭

时间:2020-03-30

截止发稿前,意大利累计确诊病例已经增至69176例,死亡病例6820例,病死率已经攀升至8.5%,远高于全球4%的平均病亡率。

为何会演变得如此惨烈?意大利的防疫措施真实情况是怎么样的?意大利人又是如何应对的?

为此,我们特别和意大利的老朋友Carlo Geremia(中文名:詹瑞铭)律师聊了聊,让他来讲述意大利真实的抗疫故事。他此刻就在比较严重的威尼托大区。

詹律师就职于意大利国际律所NTCM(意大利并购领域第一)的上海代表处,主要为中意企业跨境并购提供深度咨询和服务。

由于工作需求,以往詹律师经常要往返中国与意大利,但自从春节假期回到意大利后,他已经在家里呆了两个月了。

同往年一样,詹律师会在春节假期回到意大利看望家人、拜访客户;可不同的是,今年的新冠疫情所有节奏全部打乱了。

他说欧洲地区对疫情的态度大部分都是“否认式”的。他们大多数都认为,这是“亚洲的问题”,并不会蔓延到欧洲。

“这里的人没有经历过SARS与禽流感之类的大型传染病,他们没有应对这种情况的经验,因此政府也都缺乏准备。”

该从中国来的各国旅客没变少,反而因为其他方式辗转入境,而使轨迹变得全部不可追踪。

之前很多媒体都在报道说意大利人不爱戴口罩,詹律师告诉我们,“其实并不是他们不戴,而是很多人根本买不到口罩!”

“在2月初,就有很多中国朋友托我买口罩,但在那个时候大部分意大利药房的口罩都已经卖光了。”

在疫情初期,很多家庭医生办公室并未设置专门的检测处,这也是导致了很多医护人员的感染的重要。

也正是因为家庭医生体系发达,大众平日对机构医疗服务的需求不大,疫情之下,供需矛盾凸显。

有些收治危重病人的ICU,医护人员居然还有皮肤裸露在外,戴的口罩甚至薄如纸。(截止23日,已经有20%的医护人员感染,24名医护人员因疫情不幸去世)。

詹律师就职的NTCM律所总部,在两周前也宣布所有的活动都将取消,工作全部由线下转到线上。

他笑着说:“现在有趣的是大家都是穿着睡衣开会,但我认为在家办公仪式感变得更加重要。

作为律师,我好像无法安然度过这所谓的假期,睡到自然醒都会有罪恶感。所以我给自己划分了工作区域,制定了时间和着装要求。”

他说道,在家里工作看似是自由的,但其实反而会被限制很多,必须做到足够自律,才能分清工作与生活的界限。

他还补充道,虽然在家办公有很多不方便,但在如此严峻的疫情下,在家办公不仅是必要之举,也是一种继续日常生活的努力。

要是说有什么神奇的地方,就是在意大利疫情严重蔓延时,大家还没有失去对于生活的热爱。

詹律师告诉我们,在意大利很多城市,大家会约好中午12点隔着阳台开音乐会——玩摇滚、奏爵士、弹吉他、唱咏叹调,连锅碗瓢盆也参与其中。

到了晚上8点一起打开手机电筒,让大家看到天空依旧亮着,一起鼓掌为一线的医护人员加油。

虽然不能在阳光下的咖啡厅喝一杯Expresso,坐到打烊,但教堂的钟声依旧会响,意大利人的生活还将继续。”

在最后,我问詹律师,经历这次疫情后,很多人都会重新规划自己的事业,他还会选择继续留在中国吗?

他毫无不犹豫的回答说,当然会!只要还有力气,他都会继续为中国与意大利的交流而服务。

在线咨询

在线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