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律师:+86-21-5466-5326
Previous Next

法律文书

时间:2020-06-23

此时此刻,被隔离在厦门佰翔软件园酒店的迟夙生律师心急如焚,希望能想尽一切办法,参加吉林市龙潭区法院房祥龙案的庭审活动,但似乎也没有什么办法可想,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迟夙生是黑龙江省夙生律师所主任律师,曾连任第九、十、十一、连任三届全国人大代表。执业30年来为数千名当事人提供过法律咨询与帮助,多次代理一些有重大影响的案件,如大北集团案、大庆联谊股票案、“齐二药”假药案等。她儿子在澳大利亚工作多年,今年春节期间,她和老伴儿到澳大利亚与儿子团聚,没想到一去就赶上了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再也回不来了。

吉林市吉林市龙潭区法院审理的房祥龙案,迟夙生担任第一被告人房祥龙的辩护律师。由于一直滞留在澳大利亚,5月份龙潭区法院通知她去参加房祥龙案的庭前会议,迟夙生表示参加不了,请求延期。但法官没有答应。

在庭前会议之前,夙生律师事务所参与辩护的多名律师均因疫情原因无法会见到已经收到了检察院起诉书的被告人,在律师们的坚持下,审判长在庭前会议上同意协助律师会见,但因为后期安排衔接不知出了什么问题,郭振兴律师白白从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跑到吉林一次,不但会见没有实现,浪费了时间和费用,返回到齐齐哈尔市后还因为曾经去过龙潭区法院而被集中隔离十四天,再居家隔离十四天,一个月就这样过去了。而其他的六位律师虽然得到了视频会见的机会,也都因为曾经到过龙潭区人民法院而被集中隔离十四天,再居家隔离十四天,给疫情下的律师生活和工作造成了巨大的损失和麻烦。

与此同时。迟夙生律师一直为了积极配合法院的审理工作而想尽办法购买回国机票,可是从悉尼返回中国的机票极其难买,经过很多波折终于高价买到了6月14日悉尼到厦门的机票,专门为此案件返回中国,并且于当日到达了厦门。

迟夙生律师原本计划按照规定由国家统一安排住进了专门的酒店隔离14日后,就赶去龙潭区法院参加房祥龙案庭审,可是因为出入国境的时候如实填写的详细家庭住址身份信息,导致出入境管理部门及时通知了她住所地公安机关,公安机关通知她不可以直接去龙潭区法院办案,必须按照黑龙江的规定严格管理,直接返回黑龙江齐齐哈尔市自己的家中再居家隔离14天。这就造成了她竭尽全力也无法赶到法庭参加龙潭区法院通知的2020年6月29日开庭,只好申请延长开庭审理的时间。

但迟夙生律师的延期开庭申请再次遭到了龙潭区法院拒绝,这样一来,她付出很大的努力终于回到了国内,却因为两次14天的隔离,无法参加庭审。如果庭审真的不能延期,能否允许律师在隔离的酒店或自己家中以网络视频的方式参加庭审呢?

疫情期间,全国各地法院都普遍尝试了网络开庭,从技术上来说,律师以网络方式参与庭审完全没有问题。不仅是迟夙生律师,全国各地许多律师在疫情期间都面临着同样的问题,尤其是最近几天北京又出现了新的疫情,北京的律师去外地要在当地隔离14天,返回北京后又要在北京隔离14天,一个月就过去了,如果有多地开庭安排,势必会因为隔离造成无法出庭的情况。法院如果不能延期开庭,能否考虑到律师出庭的实际需要,让被隔离的律师以网络方式出庭呢?

在线咨询

在线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