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律师:+86-21-5466-5326
Previous Next

法律文书

时间:2020-05-01

关注孙杨事件的泳迷,一定观看了CAS听证会的部分片段,而孙杨母亲在接受对方律师时的表现,一定会让人印象“深刻”。整个过程中,相信对方律师内心是有些崩溃的,孙杨母亲自始自终,几乎就没有正面回到过律师的问题。那么这是孙杨母亲太以自我为中心,还是另有原因呢?

日前在一档法律节目中,曾现场全程旁听听证会的国际体育仲裁律师蔡果透露了其中的细节。在回答孙杨母子答非所问是否是一种策略时,蔡果表示:“我认为就是他们团队的策略,当我看到孙杨母亲这样回答,自己感到很烦躁和挫败时,竟然还发现孙杨的中方律师给孙杨母亲比起了大拇指。”

说道孙杨母亲答非所问,必须谈到一段最具代表性的对话。WADA律师问孙杨母亲,你当时是否说要报警。孙杨母亲先是顾左右而言他,当律师再次问你是否说要报警,孙杨母亲竟然说了一句“我说我要报警,不是要给警察打电话”。网友们完全可以脑补这个画面,堪称是个笑话。

也就是说,孙杨母亲看起来“贻笑大方”的听证会表现,事实上是孙杨团队的策略?这听起来不可思议,因为这看起来对孙杨没有任何好处,但这名律师看起来没有任何撒谎的必要,这就是团队的策略。而最终,孙杨团队这种自作聪明的“躲避回答”,给他们招致了不诚实的印象,最终也让孙杨吞下了恶果。

纵观整个听证会现场,孙杨一方堪称完败。孙杨母亲、孙杨自己还有孙杨一方的证人,表现都堪称不合格。实在很难想象,孙杨是如何赢得在国际泳联内部的听证会的。从这个角度上来说,孙杨没有沿用此前的律师团队,也是一大败笔。

在线咨询

在线律师